第一百七十九章 离别(1 / 2)

然而不多时,他却猛然惊醒,一抬头,只见不远处有一个虚幻的鬼影。

道渡旋身而起,立于树干上,手握剑柄,死死的盯着那鬼影,沉声道,“大胆妖孽,竟敢在此现身。”

说罢,道渡的周身涌现一股淡淡的金芒。然而那鬼影似乎并不害怕,反而还朝着道渡挑衅似的笑了笑。

道渡不禁皱起了眉,他也察觉到了,那鬼影好似并不受他的气的影响。再定睛看去,那鬼影似乎离他更远了些。

“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阴森的鬼声在空气里盘旋,惊起一片飞鸟。

如此嚣张的态度,自然引起了道渡的不满,他直接提着剑就朝着鬼影刺去,谁知那鬼影似乎就是故意为之。当道渡飞刺过来时,它非但不躲闪,反而扑了上去。

道渡立刻意识到恐怕有诈,他想要抽身,谁知那鬼影仿佛是一张有粘性的网一样,直接张开扩大到近五六米长,网眼又非常细小,并且网眼处并不是空的,而是一种半透明的,带有些许光泽的质地。

道渡向后抽身,那网先是触碰到了他的剑柄,然后传来“刺啦”一声响。道渡眼见那处网冒了烟,显然是被他的剑伤到了。然而那鬼影并不放弃,自杀般的将他网入其中。

道渡刚想反抗,谁知那网迅速收紧,没有束缚住他,反而直接渗入到他的身体里。原本护着他身体的那股气,不知为何,就任由那黑色的网将他覆盖,然后在他的身体上留下黑色的网痕。

道渡感觉那层网状的东西还在一层一层的向着他的身体内突破,有什么东西似乎是消散了。

“师父……”

道渡喃喃着,然后从衣袖中掏出一个小罗盘,输入灵力,只见那小罗盘闪过一阵金光后,指针开始飞速的旋转,最后指向了一个方向。道渡别无他想,朝着那个方向坚定不移的冲了出去。

两旁的风景在他的身边飞速倒退,吵闹中的黑山村也被抛在他的身后,只有一条暗淡的,几乎看不见的红线,被越拉越远……

谢晚走了。

两三更天的时候,京城谢府来了人,谢老夫人和谢晚连夜就走了。这边只留了一个管事,一些仆妇,还有几个不重要的丫鬟小厮,来管理府中日常事宜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小石头才起,林花就醒了,她想着,谢晚平日里要去学堂的,要是道渡来了,谢晚不在怎么办?还是要提前说一声的好。

这边林花刚跟着小石头出门,就见眼睛肿肿的孙香香也跟着眼睛肿肿的狗牙子一块儿出门了。狗牙子是和小石头约好的,每日早起半个时辰去学堂里温书,所以林花不觉得有什么,但是孙香香昨晚可是被刘婶子狠狠教育了一顿的。

林花记着自己迷迷糊糊睡着了的时候,还能听见刘婶子的骂声,也不是刘婶子声音大,是她耳朵太灵敏了,尤其是开始修炼以后。

“咦,香香,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啦?昨天你应该很晚才睡吧?狗牙子,你眼睛咋也肿了?”

孙香香就苦着一张脸,道,“别提了别提了。”

狗牙子却显得很气愤,“昨天她打我姐姐,还骂我姐姐,我说要带我姐姐一块儿到地下找我俩的亲爹娘,他俩就开始揍我了。哼,果然不是亲生的。姐姐你别哭了,今天放了学,我就给你挖坑,先把你送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