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章 诸葛珪教子(1 / 2)

二月下旬,吴敦在刘备强大的兵势下,再度弃城而逃,离开了牟县,直奔般阳而去,投奔屯兵于此的臧霸。

自此,琅琊通往泰山郡的路,彻底被打通。

整个泰山郡,几乎全被刘备握在手中。

除了北边的臧霸,流入济北的孙观之外,其他的小股流寇,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,只需以后慢慢清扫即可。

第一阶段的战略目标,算是彻底达成。

孔融在盖县被刘备奉若上宾,待了十多日后,提出了告辞的请求。刘备也很大方,一挥手便派出了五百士卒,一路护送他前往北海上任。

当然,林朝知道这个消息后,立即把孔融的名字也记在了小本本上。

不是可以招揽的那一页,而是和刘岱的名字处在同一页,属于可以利用的工具人。

三月的前一天,刘备终于率领大军,到达了奉高。

当日,林朝带着满城官吏,出城十里相迎。

除了诸葛珪病得实在厉害,没有过来之外,在奉高的所有人都来了。

眼见刘备骑着高头大马,率领着两万大军缓缓行来,以林朝为首的众人连忙躬身行礼道:“拜见主公!”

刘备想也没想,就从马上下来,几步走到林朝面前,大声笑道:“诸位免礼!”

身后的关羽见刘备下马,遂令大军停止前进,自己也下马跟了过来。

“谢主公!”

众人拜谢一声,这才站直了身子。

刘备拉着林朝的手,笑道:“子初辛苦了,此番不仅出使兖州,又回转战场掌控大局。”

林朝拱手谦虚道:“称不上辛苦,奉高之战,全赖张文远,徐公明,郭奉孝三人,朝没有半分功劳。”

言语之中,他刻意把贾诩的痕迹给抹除了。

见林朝谦虚,刘备冲他点了点头,意思是行了,你的功劳我记下了,该有的赏赐不会少。

说着,刘备又四下看了看,疑惑道:“子初,为何不见诸葛郡丞?”

自己受他邀约,发兵救援,如今他怎么也该出城迎接才是。

“玄德公,诸葛郡丞本来也要来的,只是他重病在身,不能受颠簸,朝便私自做主,让他在城中修养,还请玄德公恕罪。”

闻言,刘备惊讶道:“诸葛郡丞竟一病至此!”

林朝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诸葛郡丞怕是……撑不过这个春天了。”

“唉!”

刘备长叹一声,开口道:“既然如此,某理当前去探望,子初前面带路。”

说着,刘备便舍了大军,只带着林朝和诸葛瑾先行入城。

……

此时,诸葛珪正躺在卧榻上,对诸葛亮交代着一些事情。

“孔明,你可知道,为父今日为何令你大兄随林子初一起出城,迎接刘使君?”

奉高城的危难早就过去了,诸葛氏的名声也算保住了,毕竟被围城数月,他诸葛珪依旧没有投降。若还不算大汉忠臣,那普天之下,就没几人是忠臣了。

而眼下,刘备即将入城,自己的身后事也有了着落,所以诸葛珪很是放松,说话的语气虽慢,却很坦然。

诸葛亮望着虚弱的父亲,心中有些悲伤,却没敢表露出来。

诸葛珪一生刚强,最见不得别人在他面前哭哭啼啼,尤其作为他的儿子,更是不能露出半分柔弱姿态。

“父亲,刘使君与我诸葛氏有大恩,出城迎接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诸葛亮拱手开口道。

对于这个答案,诸葛珪却摇了摇头道:“孔明,你天资聪颖,连林子初都夸你有将相之才,欲以平生所学倾囊相授。若你只有这点程度,那倒是让为父很失望。或者说,你在为父这个将死之人面前,也不肯说实话吗?”

“父亲,儿没有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”诸葛亮说到这里,停顿了片刻后,才继续开口道,“父亲可是想把……想把身后事托付给刘使君?”

身为儿子,要诸葛亮亲口说出父亲将不久于人世之类的话,哪怕是事实,他也很难受。

诸葛珪倒是点了点头,开口笑道:“你小小年纪,能想到这一层,也是殊为不易,不算辜负了林子初对你的期望。孔明,扶为父起身更衣。”

“不可,万万不可!”诸葛亮连忙摆手道,“医师说了,父亲需卧床静养,万不可再思虑过甚……”

诸葛珪眉头一皱,厉声道:“莫要多话,扶为父起来!”

生怕父亲发怒伤了身子,诸葛亮只得点头称是,然后站起来,用尽全身力气,想把自己父亲从榻上拉起来。

只是任他再怎么聪慧,却终究只是个八岁的少年,气力还弱,又如何能扶得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