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往事真假?(1 / 2)

白国兵一家招待的很周到,白国兵也是能聊的,吃饭的时候还就了一点小酒。等到孩子们吃完饭下了桌,白国兵也喝了不少了,拉着穆南星说着话。

也是在饭桌上,孟东媛才知道为什么白国兵对于穆南星这么好。

算起来,白国兵一家是这个村子世世代代的领导人。

两年前,白国兵的父亲病了,病的很严重,那时候地里收成不好,好多地方闹饥荒。不过白家人管理的不错,白家庄没有出什么大乱子,都能填饱肚子,但也仅限于此。

那时候白国兵父亲的病需要一笔钱。村里是集中管理的,按照之前制定的村规,任何人生病,钱都是村里垫的,但情况特殊啊,如果把钱拿出来给白国兵父亲治病,那么村里的人就得饿肚子。可如果是不拿,自己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父亲走了。

正当白国兵发愁的时候,这个消息又不知道被谁传了出去。村里人知道这件事也开始上门闹了,要白国兵把位置空出来,留给其他的人去住。而闹的最凶的人就是白井野,往家门口泼泔水,推院墙,没少干过缺德事。

那时候基地在白家庄招了一个知青,派穆南星来村里做调查,刚好碰到白国兵被一群人围着推攘。

穆南星是跟着公安的同志一起来的,喝住了众人,了解了基本的情况之后,直接掏出了自己的钱:“这钱给你爹治病,爹这辈子只有一个,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。”

之后,穆南星没有急着离开,还帮着白国兵解决了村里人的矛盾,对于闹的最凶的白井野还进行了谈话的教育。

白国兵回忆着那时候的故事,感慨道:“那时候不是说我放不下那点儿权利,而是村子里实在没有合适的人。”

“就我们这个村子里,大大小小的又500多人,但是识字的,一个巴掌能数得过来。那个时候特殊,如果当领导的不能调配好,可能会饿死人的。”

对于这方面,穆南星也很佩服,当时候,帮着白国兵管了几天,知道白家庄的情况地窖里的存粮并不多,想让这么一个村子的人活下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穆南星举起杯子,敬了白国兵一杯,什么话都没有说,但是所有的敬意全在杯子里了。

白国兵喝了一口酒,接着说道:“当时候带头闹事的有谁,白井野,白井野那小子今年也已经二十五了,他老子是个老实的,当时候吃村里的百家饭长大,可这小子却是个滑头,歪心眼子不少,但是正事一件都没有干过。”

说到这儿,白国兵顿了一下,看了看在坐的其他三个人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其实我一直觉得白忠祥的死有问题。”

这话一出,穆南星也惊呆了,放下杯子,听着白国兵解释。

“我和白忠祥年纪一样大,两人大小关系就好。白忠祥和我们不一样,有爹娘护着,他很早就开始自立更生了,上山打猎更是从小练下来的本领。后面那座山,他就是闭着眼睛走都不会有问题,怎么可能从上面滑下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