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狗胆(为盟主不是绝顶不凌云加更)(1 / 2)

“四月之交,朔月辛卯,日有食之,亦孔之丑,彼月而微,今此下民,亦孔之哀。”

京郊外,一处庄园里,假山泉水叮咚响。

下面有舞姬佰酒,乐师不时用锣鼓,甚至不用丝竹,只让歌妓用紫檀或象牙拍板轻轻地点着板眼,婉转低唱。

这是今年江南流行过来的小曲,京官们宴会中最喜用。

有时歌声细得像一丝头发,似有似无,袅袅不断,但是一众官员去唉声叹气,并没有了往日的兴致。

“今天哪里来的日食,各位官人真会说笑。”

坐在一旁,听得懂这首诗的女子,笑嘻嘻的插话,见身旁人皱起眉头,知道自己说错话了。

“哎呀呀,奴自罚三杯嘛。”

娇声娇气贴上去,努力的活跃气氛。

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
主坐上一人发话,众女不敢言。

等清净后。

“朝廷权臣当道,幼主大权旁落,恐有不忍之事啊。”

一名官员愤愤不平。

“慎言。”

年长者警惕,如今厂卫财狼横行,有些话还是尽量不要说的为好。

“一百一十监察御史,五十二名给事中,如今都成了张居正的夹袋私人,吾未有虚言。”

“朝堂违反伦常,倒行逆施。吾等熟读孔孟之书,了解兴旺之道。

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担君之忧,正是吾等奋起之时,岂能瞻前顾后。”

众官员你一句我一句。

“吕调阳是帮凶,张四维又是个一言不发的,内阁张居正把持。

六部官员不听他话的都被免职,新进之人也是他提拔起来的,吾等又能如何。”

“惧之?”

“不惧!”

“好。”

主坐上一人点点头。

“诸君,国家养士两百年,正是以报君德之时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一年轻官员大笑,起身扫视了在场诸人。

“日月告凶,不用其行,四国无政,不用其良!”

“好!”

有人接着道,“烨烨震电,不宁不令,百川沸腾,山冢崒崩!”

“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,哀今之人!”

有人更加激愤!

年长者也不在沉默。

“黾勉从事,不敢告劳。无罪无辜,谗口嚣嚣。”为了自己抱怨了一番,接着道。

“下民之孽,匪降自天,噂沓背憎,职竞由人。”

把近年来的灾祸,战乱,都归咎到了权臣,直指张居正。

诸人都已言志。

众人各自望去,最后一年轻官员站出。

“吾先。”

“大赞!”

……

新任吏部尚书张瀚今年六十四岁,嘉靖十四年中进士,踏入官场近四十年。

大礼议杖笞群臣,寻兴大狱,如此朝政巨变他见过。

蒙古瓦剌俺答包围京城时,他也见过。

他很快就感受到了氛围的不对,他是不愿意卷入这场政治斗争的,悄悄去了张府劝告。

“吾已料到会有波折。”

见张居正不以为意,张瀚叹息一声。

“公虽工于谋国,却拙于谋身啊。”

听到张瀚的话,张居正笑了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他也想只治腐,他也只想做些简单,又容易获得好评的事,他起点就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