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7、九爷赚了多少钱(1 / 2)

怎么回事?

大殿之中,所有人都呆愣的看着呆愣的袁华。

“咳咳,丹师一品的测试,辨药错过三种的话,是不能过关的。”一旁的夏马伟忽然出声。

丹师一品测试,错了三种?

大殿中众人相互看一眼。

别说丹师一品测试的灵药辨识,就是三五品,七八品,也不可能出现错的吧?

这,可是基础中的基础。

丹皇弟子啊……

“哼,本公子,本公子不过是对你们拿出的这些灵药不熟悉罢了。”袁华梗着脖子,瞪着夏马伟道:“你们玉玄峰拿出的灵药,凭什么别的地方都有?”

这理由,很牵强。

夏马伟点点头,很是真挚道:“袁公子说的有理。”

“还有,本公子是跟随丹皇修行,那些最低等的灵药,平日根本都不会碰,本公子炼丹,起码也是灵丹起步。”袁华脸上露出傲然神情,四十五度望天。

怪不得。

原来如此。

众人连忙都是点头。

果然,人与人之间,是不能比的。

只是,这基础不牢,真的没问题吗……

“好,那就略过丹师测试,直接从大师来。”夏马伟一抬手,一道灵光将法阵激发。

袁华的身影被遮住。

直接就是大师测试。

这待遇,果然是丹皇弟子,真是不一样。

大殿中众人看向那法阵。

“咦,这法阵为何不变色?阵中开始闯关,应该法阵有变化才是啊……”一位围观老者转首看向其他法阵,比较一下,犹豫开口。

其他人也是四处瞧瞧,疑惑点头。

“嘭——”

一声轻响,光阵消失,满脸怒容的袁华显露出来。

“你们是不是在坑本公子?”他扭头盯着夏马伟,一声低喝。

“这什么伤患,本公子只需一颗丹出手,再重的伤也是立时生龙活虎,需要辨认他是什么伤?本公子何须管他什么伤?”

伤患,看不出来?

这,应该是丹道的基础啊……

众人目光当中,多了些什么。

难道——

丹皇弟子,他在掩饰什么?

此时,便是百悦,目中也有了一丝犹豫。

只是当初见过袁华出手炼丹,他可是亲手炼制出了八转丹的。

“袁公子说的有道理。”夏马伟和气道:“我们也是遇到过这种情况,特别是袁公子这种跟随丹道高手修行的,基本不怎么接触炼制普通丹药和病症。”

听到夏马伟理解的话语,袁华面上神情稍稍和缓。

“这样,夏某申请,为袁公子做一个特殊加试,袁公子可出手炼制自己拿手的最高品质丹药。”

“只要丹药鉴定过关,也会有相应品级。”

听到他说让自己炼制拿手的丹药,袁华面上浮现出自信来:“好,本公子就让你见识见识。”

夏马伟点头,伸手在自己的丹师徽章上轻按几下,然后低语几句。

之后,他抬手,法阵灵光再次将袁华包裹。

这一次,那法阵没有像前两次一样,一小会就破灭。

等。

等了大约一日时间,法阵缓缓收起,一脸疲惫的袁华得意走出。

“哈哈,看见没有,这牌子,这牌子。”他抬手,指指自己胸前挂着的一块青铜色徽章。

这除了颜色不同,其他并无区别,丹鼎图案,三朵丹火。

“竟是青铜,失敬失敬。”夏马伟向着袁华拱手道:“青铜牌,都是颁发给有别于普通丹师的特殊丹师高手。”

袁华衣袖一挥,摆摆手,抬头道:“那不知,这青铜,等同丹师什么阶位?”

听到他问话,众人都是竖起耳朵。

夏马伟脸上露出崇敬表情来:“九爷曾在对一位特殊丹师测试时候,遗憾说:以为是个王者,原来,只是青铜。”

“可见,青铜,那是仅次于王者存在。”

仅次于王者!

本次丹道大比,最终的获胜者,不就是丹王?

青铜,仅次于王者?

那是,碾压所有参赛者,仅次于丹王的存在?

袁华,这么强!

真不愧是,丹皇弟子!

之前,他果然藏拙了!

众人看向袁华,面上露出惶恐崇敬神色来。

百悦轻掩小嘴,满脸不可思议表情。

袁华很是满意的摆摆手:“原来如此,看来,袁某,还差的远啊……”

谦虚。

太谦虚。

“诸位,这是参加本次丹道大比的报名表,请诸位填写一下。”

等所有丹师都鉴定测试完毕,几位女修上前来,将一份份报名表拿出。

“为何还要写年岁?”一位老者皱眉道。

“这是为了给那些年轻丹师机会啊,难道要让一万岁的丹师和三十岁的丹师一起比丹道?”一位女修悄声开口。

“咳咳,也是,也是,老夫,我才八百岁,自然没办法跟那些几万岁的老怪比。”刚才出声的老者很是满意的点头。

“那,这写下自己擅长炼制的丹药,这似乎……”有人迟疑的开口。

“这很简单啊,便如袁公子,如果他与诸位比普通丹药的炼制,岂不是有些吃亏?”一旁的夏马伟淡淡说道。

“额,该是如此,该是如此。”问话之人连声说道。

袁华轻哼一声,没有说话。

那报名表上各种奇怪信息登记让众人摸不着头脑,至于十万仙元晶石的报名费,反而不怎么在意了。

玉玄峰能随便拿出那么多的仙元晶石做奖励,又怎么会真的在乎这点仙元晶石?

不见那停船都要收十万晶石?

等所有人都填报完毕,夏马伟又走过来,说是要带着众人去寻暂住之地。

果然如他所说,他是全程负责接待。

吃喝住,全程陪同,尽心尽力。

一位宗师四品的丹师全程接待,众人都觉得很体面。

浮六星百余丹师,能强过夏马伟的,可是不多。

那些个只有大师境的,却有一位宗师来伺候着,顿时觉得有些诚惶诚恐。

等他们离开偏殿,那些接待的青玄峰女修终于清闲片刻。

“如何?赚了多少积分?”一位女修面上露出激动之色。

“不多,不多,每人才三千。”领头的女修抬手,伸出三根玉指。

“哇,每人三千!”

“我,我发财了!”

……